• 林草網群 使用指南

    北京:十字口訣里的“種樹經”

    媒體:北京日報  作者:王海燕
    專業號:日月峽資訊 2020/4/15 15:25:15

    春風起,萬物生。北京又迎來了一年之中最適宜種樹的季節。今年,全市計劃新增造林20萬畝、城市綠地700公頃,使森林覆蓋率提升到44.4%,城市綠化率達到48.5%。

    從3月下旬開始,今年新建綠化工程陸續進場施工。大貨車裝載著各種樹苗,從四面八方匯聚到北京地頭。只消一個春天,京城內外又將增添一片片廣袤的新林。

    種樹有種樹的講究,北京究竟適合種什么樹?

    2018年北京市啟動第二輪百萬畝綠化造林時,曾明確提出植物選擇的總體原則是“鄉土、長壽、抗逆、食源、美觀”十字口訣;今春在啟動大規模綠化前,市園林綠化局發布了最新版的“適宜北京地區節水耐旱植物名錄”,在“十字方針”的基礎上,優選出喬木、灌木、草本、藤本四大類161種植物,供各區綠化美化選擇。

    自新中國成立以來,北京開展綠化美化已經大半個世紀,但如此明晰、以構筑完善的生態系統為指向的植物選擇標準還是近年來首次提出。“十字口訣”折射出的正是北京生態環境建設向高質量發展新階段邁進。

    綠心九成樹木是“土著”

    對于廣大市民來說,“鄉土、長壽、抗逆、食源、美觀”或許抽象得很。到底栽了什么樹,種了什么花草灌木,到現場轉一轉,才會有更直觀的印象、感受。

    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萬畝綠心主體栽植已經完成。咱們不妨到這兒來逛逛,領略一下新林、新景、新氣象。

    正值萬物萌發之際,走進園子,濃淡交織的綠意撲面而來。濃綠的是油松、白皮松、華山松等,這些是四季常綠樹種,它們聚眾而立,森然蓊郁,構筑起春季綠心生機勃勃的背景色。淡綠、黃綠、青綠、嫩綠的是剛發芽的垂柳、饅頭柳,孳生出一團團嫩葉的銀杏、元寶楓,叢叢綠枝垂掛的迎春花……

    在這綠意濃淡交織的畫布背景上,金燦燦的連翹、嫣紅的碧桃、淡粉的西府海棠、潔白的櫻花、晶瑩如雪的杜梨,交相輝映,彼此唱和,如一段華美的春季樂章;再瞧那地面上,正值盛花期的紫花地丁、二月蘭,給樹叢鋪上了一層浪漫的紫色地毯,蜜蜂、粉蝶忙碌其間,蜂嗡蝶舞,熱鬧非凡。

    “編織起這幅生機盎然圖畫的每一棵樹、每一株草,都是工程設計人員按照‘十字口訣’精心選擇的。”市園林綠化局城鎮綠化處負責綠心項目的高級工程師丁洪興介紹。

    所謂“鄉土”,簡單理解就是本地有自然分布的植物。相比于外地引種的植物,這些“土著”有更好的適應性,畢竟在相對固定的生態系統里繁衍多年,進化出了一整套適合自己的生存策略,抗旱、易成活、好養活,是很多北京地區鄉土植物的“看家本領”。

    在綠心,所栽種的常綠喬木、落葉喬木、亞喬木和灌木中,鄉土樹種達到44.3萬株,占總株樹的88.1%。其中針葉樹有白皮松、油松、圓柏、側柏、云杉等;闊葉樹,除了常見的楊柳榆槐椿,還有銀杏、元寶楓、垂柳、饅頭柳、刺槐、白蠟、流蘇等等。為綠心增色添彩的花灌木,如紅、藍、白丁香,薔薇、黃刺玫、貼梗海棠、錦帶花,也基本上是北京本地出產的“香草美人”。

    所謂“長壽”,意思非常直白,就是能活得長久。這兩個字雖然通俗,其中蘊藏的含義卻不簡單——新中國剛成立時,北京森林覆蓋率僅1.3%,到處是荒山禿嶺。為了能快速見綠,前期的綠化工程使用了大量的速生樹種,如楊樹。這類速生樹躥得快,綠量足,但缺點也顯而易見,就是壽命短,到了一定的年限就要進行更新。

    在國土綠化率日益增長的今天,北京不再求快速變綠,而是要更高品質的綠。銀杏、圓柏、櫟類樹等生長相對緩慢但壽命長的樹種,得到了更充分的重視。“長壽”二字也因此被正式納入綠化植物的選擇標準。

    “抗逆”“美觀”也很好理解,就是體格好、耐病蟲害,花、葉、枝、干具有美感,能起到愉人心目、美化環境的效果。綠心栽植的140個鄉土樹種,具備這兩項特點的比比皆是。也正是這兩項特質,讓綠心的8000畝景觀綠化具備了成活率高、成景效率好的特點。

    給小動物配栽“口糧樹”

    “十字口訣”里最新鮮,也最耐人尋味的是“食源”二字。所謂“食源”,就是能給小動物提供花蜜、果實、種子等“口糧”的植物。綠心里栽種的油松、側柏、銀杏、刺槐、香椿、國槐、杜梨、柿樹、板栗樹、紫葉李、棗樹、桑樹、絲棉木、蒙椴都屬于此類。

    這就意味著,今后綠心里一年四季都有小動物們的美食供應:春天有甜美的花粉、花蜜;夏天有多汁的桑葚,甜脆的李子、杏子;秋天有吃不完的山楂、海棠、柿子,各類飽滿豐腴的種子;就連蕭瑟冬季,還有大量堅果可尋。棲居其中的小動物們吃喝不愁,種群也將越來越壯大,越來越興盛。

    并不是綠心一處如此,2018年以來北京市啟動的重大綠化工程項目中,無不增加了對動物生存需求的考量。

    “這是北京市綠化美化植物選擇的一個重大變化。”市園林綠化局生態修復處處長王金增介紹,過去造林綠化主要是考慮人的需求,側重追求景觀,追求綠化。現在,除考慮景觀和綠化效益外,植物配置還要重視動物、鳥類取食、棲息生態環境的營建。

    《北京市新一輪百萬畝造林綠化工程建設技術導則》中,也對適宜動物棲息環境的營建標準進行了明確規定,即造林地塊或與原有林地連接后面積超過300畝以上的區域,每100畝應設置1處食源筑巢場所,每處場所面積不少于4畝。場所內,漿果、核果、莢果、翅果等果實豐富的喬木和灌木不少于5種,結籽草本植物不少于5種,蝴蝶寄主植物不少于30株(棵)……上述標準在工程設計階段就要有所體現。

    對小動物的親厚,說到底是對健康穩定的森林生態系統的追求。

    市園林綠化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在北京早期大造林階段,由于樹種單一而且栽植過密,造成很多地方的林子頂頭枯梢,地面無草。植被長不好,沒有豐厚的花蜜、果實等產出,就招不來鳥兒、松鼠、野兔等小動物。而沒有鳥兒捕食害蟲,沒有蜜蜂、蝴蝶在花朵間授粉,沒有松鼠等小動物們幫忙播種,森林生態系統很多處于亞健康狀態。

    “北京不僅要綠起來、美起來,還要‘活’起來。”市園林綠化局局長鄧乃平表示,構建一個平衡的、可以形成良性循環的森林生態系統,是新時代首都綠化美化的新要求。而讓人工營造的林子,引來鳥兒,招來小動物,最終形成一個互相依賴、互相制約、共存共榮的可持續生態系統,廣栽食源植物是最直接的途徑。

    鄉土資源挖潛育新秀

    在“鄉土、長壽、抗逆、食源、美觀”十字口訣的指引下,北京的苗木繁育和供應這幾年出現了顯著變化。

    位于昌平區的大東流苗圃已有55年的建圃史,1989年就到苗圃工作的方志軍見證了不同階段大東流苗圃苗木繁育、供應的變化。“早些年是側柏、油松、紫穗槐種得多,品種單調,主要供應北京山區綠化。那會兒,光側柏小苗一年就能運出去至少100萬株。后來亞運會,北京提出‘城市林業’,樹種漸漸豐富起來,2000年以前,像白蠟、國槐、饅頭柳、紫薇、西府海棠這些現在常見的綠化樹種,我們苗圃都有了。”

    2000年后,城市綠化有一段時間青睞“新奇特”品種,美國紅櫨、金枝垂柳等一批北京人素未謀面的外國或者外地品種引進北京,一時風騷獨領。但在種植了一段時間后,有些外來品種的弊病也顯現出來。例如槭樹類,雖然秋季葉片色彩明艷,景色壯觀,但是特別愛招天牛,病蟲害防治始終是個難題。

    “這幾年,北京的種苗行業重心又重新回歸到鄉土植物,都在原有基礎上馴化、繁育新的可供城鄉綠化的植物品種。”同樣在苗圃行業工作多年的大東流苗圃主任賀國鑫介紹。大東流苗圃以鄉土植物中的落葉喬木為主攻方向,繁育出流蘇、栓皮櫟、槲樹、車梁木、文冠果、大葉絲棉木等一批新品種綠化苗木,并且已初具規模。

    這些新品種綠化苗木,通常具備“鄉土、長壽、抗逆、食源、美觀”5個特點中的3個以上。例如流蘇,是北京鄉土樹種,但在過去的城鎮綠化中鮮有應用。因為是鄉土樹種,抗逆性自不必說。每年暮春初夏滿樹開出狀如流蘇的潔白花朵,既美麗又給昆蟲提供了花粉、花蜜等食物。

    現在,大東流苗圃種植有5000棵流蘇,并且收集華北地區82個品種的流蘇,建起一個流蘇的種質資源圃。隨著苗木日益繁盛,潔白勝雪、可補充北京夏花不足的流蘇,將運用到越來越多的綠化工程中。

    相比于流蘇,文冠果在北京街頭更不多見。這是一種落葉小喬木,耐干旱,耐貧瘠,抗風沙,果實可榨油,是中國特有的一種食用油料樹種。文冠果也是暮春初夏開花,花量非常大,而且顏色多變,非常嬌艷。

    大東流苗圃里栽植的“金冠霞帔”文冠果,是和北京林業大學合作繁育的新品種,“花瓣兒會變色,先是白的,后來變綠、變紅、變紫。”賀國鑫介紹,文冠果是“千花一果”,花期滿樹都是繁花,好看極了。

    苗圃里有一片栓皮櫟,是從懷柔山上采集的種子繁育出來的。雖然是落葉喬木,但是栓皮櫟有一個特點:冬天葉子枯萎歸枯萎,但是不會從枝頭上掉落下來,即便是寒風刺骨,大部分葉片都還保留在枝頭,風一吹唰唰作響,像是在交頭接耳說著悄悄話。

    葉片枯而不落的栓皮櫟,是為北京增彩延綠的潛力樹種,并且根系發達,是節水抗旱的明星樹種,同時也是壽命可達200年的長壽樹種。大東流苗圃在本市率先啟動了該樹種的苗木批量繁育,經過八九年的生長,原先從深山采集的栓皮櫟種子現已出落成一棵棵三四米高的小樹,可以滿足綠化工程的需要。

    全市的大型苗圃,像大興的黃垡苗圃、海淀的溫泉苗圃、順義的天竺苗圃等,近年來都紛紛致力于北京鄉土植物資源的開發利用,麗紅元寶楓、流蘇、大葉絲棉木等一批適應本地氣候的優良綠化苗木品種,正批量走進北京的公園綠地,成為市民身邊新的風景。

    千年樹木陪伴千年之城

    新的植物選擇配置方針,折射的是北京新的綠化造林理念,同時也將為未來的北京打造新的歷史文化名片。

    眾所周知,北京有3000年建城史、800年建都史。而自然界中,能與城市相依相伴、守望千年的生命體,唯有古樹。無論是勞動人民文化宮的朱棣手植柏、萬壽寺路上的李自成拴馬樹、北海公園被乾隆皇帝賜名“白袍將軍”的白皮松,還是紀曉嵐故居門前200多歲的滄桑紫藤,都是一段段歷史的鮮活佐證,是古今對話、跨越時空的最直接生命媒介。

    正是具有這樣的特性,今天栽下的樹在某種程度上決定著未來這座城市的樣貌、氣質,并塑造著更遙遠未來人們對這座城市今日樣貌的想象。

    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辦公區南側,千年守望林在兩年前落成——從名稱就可以看出,這片林子將要承擔的歷史使命。

    能守望千年的,必定是長壽的、抗逆的、鄉土的。

    在這片守望林里,最常見的就是油松、柏樹、國槐、楊樹、元寶楓、榆樹等北京地區鄉土樹,有20多棵胸徑粗壯的槐樹、榆樹、香椿樹,還是從附近的拆遷村莊移植過來的,它們在這里接續鄉愁,同時也成為歷史新篇章的見證者和講述者。

    接地氣的植物配置、近自然的栽植方式,讓千年守望林很快迸發出蓬勃的生機活力。“長耳號鳥都在這兒安家了。”經常到林中巡視養護情況的市園林綠化局城鎮綠化處高級工程師丁洪興,這幾個月來曾不止一次目擊長耳號鳥在林子里組團出沒,多的時候一次就能看到七八只。

    被林子吸引而來的還有紅隼、白鷺、戴勝、柳鶯、野鴨、黃脊翎、白腰朱頂雀、黃鼠狼、刺猬、蛇、老鼠等小動物。至于喜鵲、燕子、麻雀等常見鳥兒,這兒就更多了。

    千年守望林是一個縮影。京華大地上,像這樣富有生機活力并且可通過自然演替,子子孫孫延續下去的林子,會越來越多,并分布在全市各個重要的功能板塊。

    例如今年擬新增的20萬畝林地,重點在新機場、冬奧場館、溫榆河、南中軸等區域。市郊鐵路懷密線、京張高鐵、雁棲河、新機場周邊等重點生態廊道,今年將加寬加厚,填平補齊,提升景觀,成為連接市區以及外埠的流動風景線。在市民身邊,今年將集中涌現40多處休閑公園。支撐這一片片大尺度森林,一處處城市休閑公園的喬木、灌木、地被、濕地植物,其主力正是“鄉土的、長壽的、抗逆的、食源的、美觀的”。在新的造林理念的指導下,北京的林地將愈加豐富多彩,北京這座城市將愈加美麗宜居又充滿活力。(記者 王海燕)

    閱讀 146
    我也說兩句
    E-File帳號:用戶名: 密碼: [注冊]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500字,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
    版權聲明:
    1.依據《服務條款》,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版權歸發布者(即注冊用戶)所有;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無商業獲利行為,無版權糾紛。
    2.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該項服務免費,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
      名稱:阿酷(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聯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網絡地址:www.arkoo.com
    3.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完全遵守《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有侵權行為,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

     

    在线aav片线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